石油之家-上海莱士002252董事长是谁,上海莱士董事长陈杰简介 上海莱士董事长简历。

上海莱士002252董事长是谁,上海莱士董事长陈杰简介

上海莱士董事长是谁?上海莱士董事长陈杰简历。

上海莱士董事长是谁?

上海莱士董事长是:陈杰。

上海莱士股票董事长陈杰简介、简历

姓名:陈杰
性别:男
年龄:53
任职时间:2016-04-06
简介:
陈杰: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1965年4月出生,工商管理硕士,在读博士,先后供职于广东省财政厅、澳门新华社、中国凯利集团有限公司;曾任中山公用事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685.SZ)董事长(兼任广发证券董事)、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期间兼任广东粤财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广东省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中银粤财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广东)有限公司总经理)。

以上信息数据制作日期:2018年11月,信息可能会有变化。

上海莱士新闻

【2018-11-28】391亿蛇吞象并购 上海莱士“回归主业”能否自救?

  在停牌183日后,上海莱士拟作价约391亿元收购国外两家血液制品企业,成为国内医药行业最大并购案,引发市场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约391亿元收购价的背后,上海莱士自身的总资产仅为115亿元。对于这样的蛇吞象式并购,业内人士指出,在业绩下滑、投资失败的背景下,此次“回归主业”对目前的上海莱士来说至关重要。

收购意在回归主业

  11月22日晚间,上海莱士发布公告称,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或支付现金的方式分别作价约5.89亿欧元(折合约 48 亿元人民币)、50亿美元(折合约 343 亿元人民币)并购德国Biotest AG公司(以下简称Biotest)和Grifols Diagnostic Solutions Inc。(以下简称GDS)100%的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莱士的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主要产品为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特免类、凝血因子类产品等,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之一。

  针对此次拟并购的两个标的公司的主营业务情况,上海莱士在公告中介绍称,Biotest拥有包括人血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和凝血因子三大类产品,其中富含IgM的免疫球蛋白产品(Pentaglobin)为全球独家产品,用于细菌性感染、免疫功能抑制和急性继发性抗体缺乏综合征,而Biotest拥有的皮下注射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IX、凝血因X、富含IgM的免疫球蛋白等品种的研发和生产技术,目前在国内尚属空白。

  而上海莱士此次拟收购的另一标的公司GDS是全球领先的血液检测设备制造商,其主要业务是输血医疗中的核酸检测、免疫抗原和血型检测。公司在公告中表示,此次收购Biotest将加强中国血液制品企业与国际领先企业的交流互动,有利于推动产业升级和行业生态的健康发展。而与GDS的重组,将提升公司在血液检测市场方面的实力与行业知名度,同时也能弥补国内血液检测市场产品品类较少,技术能力不高的不足。

  上海莱士表示,通过上述两笔收购,公司将投资重点回归血液制品主业。

主营业务并不乐观

  不过,中新经纬客户端查阅公告发现,豪掷巨资重返主业的上海莱士,其主营业务似乎并不乐观。

  2014年至2016年,上海莱士营业收入及毛利润增速逐年放缓,2017年甚至出现了负增长。2018年1-9月,上海莱士毛利润金额约为5.3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99亿元,同比下滑42.72%,实现的利润金额(营业收入-营业总成本)约为4.76亿元。而上年同期,上海莱士营业收入与营业总成本差额为5.83亿元。以此计算,2018年1-9月,上海莱士营收与总成本差额同比减少1.07亿元,同比下滑18.35%。

上海莱士营业收入数据来源:wind

  从现金流量看,2016年和2017年,上海莱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占扣非后净利润的比重分别约为70.97%和43.09%。2015年,上海莱士的现金流占比为111.73%。

  一位业内投资人士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如果现金流净额低于同期净利润水平,即便公司账面总资产大于公司负债额度,那么公司可用于偿还借款的银行存款和货币资金依旧可能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伴随着应收账款大幅增加或预收账款大幅减少的情况,就间接说明公司资金紧张,前景不容乐观。

  此外,中新经纬客户端查阅上海莱士公告发现,自2016年起,上海莱士的应收账款就在迅速增长。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1-9月,上海莱士的应收账款分别约为3.65亿元、9.57亿元和10.14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5.69%、49.67%和71.99%。

上海莱士资产负债表

  而从其他同行业血制品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截至2017年,华兰生物和博雅生物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2.86%和19.78%;天坛生物的应收账款仅为2.6万元,公司应收票据占营收比重约为12.18%。

投资踩雷导致业绩下滑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曾经凭借着“不务正业”的投资斩获“股神”称号的上海莱士,此次通过收购回归主业或许与其投资失败有关。

  从10月28日上海莱士发布的三季报数据来看,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4.09亿元,同比下滑3.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为12.93亿元,同比下滑237.51%。上海莱士称,公司净利润亏损归因于资本市场波动,公司证券投资产生较大损失。从公告来看,2018年1-9月,上海莱士投资收益亏损11.25亿元,同比减少385.64%。

  根据披露的证券投资情况,公司近年来投资盈亏主要源于万丰奥威和兴源环境两只股票。2015年1月,上海莱士以26.10元/股的均价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购入万丰奥威股票1900万股,耗资4.96亿元;2016年2月,又以27.97元/股的均价购入233万股万丰奥威股票,花费6504万元。

  2016年10月25日、26日,上海莱士分别卖出万丰奥威3000万股和1700万股,获益6.68亿元。同时,公司还通过资管计划和信托计划间接买入的兴源环境,总共获利2.8亿元左右。

  2015年及2016年,上海莱士净利分别为16.13亿元、14.42亿元,其中投资收益分别高达8.29亿元、8.75亿元。与此同时,上海莱士将股价从2012年底1.77元/股做到了2015年底的26.59元/股,市值飙升到1321亿元,稳坐当年医药行业市值老大。

  尝到甜头的上海莱士继续在投资上加码,2016年公司将风险投资额度大幅提高到40亿元,使用期限由原来的2年调整为3年;2017年,再出资2.5亿及1.8亿认购两个信托计划,分别购入万丰奥威2295万股和兴源环境1258万股,均价分别为15.9元/股及25.8元/股。

  然而,进入2018年后,股市行情急转直下。兴源环境先是迎来了停牌后的九跌停,后公司董事长辞职,控股股东兴源控股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被部分强平。11月26日,兴源环境报收4.03元/股,自7月2日复牌以来,股价累计下跌近七成。

兴源环境11月26日股价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无独有偶,万丰奥威同样遭遇暴跌,上海莱士连续补仓近2亿元,截至11月26日,万丰奥威报收7.60元/股。

万丰奥威11月26日股价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针对2018年1-9月的证券投资情况,上海莱士在公告中进行了专项说明。公告称,拟计划未来不再增加新的证券投资,原有的证券投资也将在未来适当的时机逐步实现退出。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投资失败后的上海莱士,终于想到了将“公司的战略和发展聚焦于血液制品主营业务的深耕”,只是不知此时回头是否为时已晚。

(文章来源:中新经纬)


【2018-11-26】跌落的“股神”上海莱士400亿收购 钱从何来?

  资本运作不断,收购泰邦生物也曾被指“商业炒作”;上半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2.39亿。

  183日停牌后,曾经的“股神”上海莱士以中国医药史上最大并购重回镁光灯下。

  11月22日晚间,上海莱士宣布拟以近400亿巨资收购两家血液制品类企业。本次交易的标的资产为天诚德国和GDS100%股权。本次交易对方为天诚德国和GDS的股东。上海莱士拟通过向天诚德国股东及基立福发行股份及/或支付现金的方式,获取天诚德国及GDS100%股权。根据上市公司与交易对方的初步谈判,天诚德国100%股权拟作价约5.89亿欧元(折合约48亿元人民币),GDS100%股权拟作价约50亿美元(折合约343亿元人民币)。

  此前上海莱士也曾靠并购和投资炒股增厚业绩

  多年财报显示,上海莱士在上市之初5年间,每年业绩增幅基本维持在2-3成,自2013年、2014年接连收购子公司后,上海莱士业绩开始翻倍增长。遗憾的是,上海莱士收购的两家子公司2015后接连未达成全部业绩承诺。

  去年起,曾经炒股赚得盆满钵满的上海莱士连连亏损,今年上半年巨亏8.7亿元。“老办法”并购能否让上海莱士重回业绩高增长道路?

公告中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为上海莱士拟通过向天诚德国股东及基立福发行股份及/或支付现金的方式,获取天诚德国及GDS100%股权。记者注意到,上海莱士目前能拿出的现金并不多。截至上半年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2.39亿元,三季度末,总资产为115.52亿元,货币资金8.67亿元。截至9月末,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81亿。

  连续收购,商誉57亿,收购标的业绩承诺接连失约

  作为国内最早实现血液制品批量生产的厂家之一,上海莱士上市已有10年,算上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公司可查年报从2005年至今横跨12年。但在这12年间,后来走上“神坛”的上海莱士起初业绩平平。

  到了2013年,上海莱士营收忽然同比减少25.10%,净利润同比减少36.10%,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同比大减-134.20%,为-9010.80万元。2013年年报显示,当年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计划被水灾的发生而打乱。

  就在2013年,上海莱士以18亿天价将曾经拟IPO的邦和药业收入麾下。截至2012年底,邦和药业的总资产为3.82亿元,净资产为2.59亿元,高溢价让这则重组充满争议。尽管如此,上海莱士仍然在当年年报中提出,公司将在行业内寻找适合的扩张机会。

  并购之下,2014年,上海莱士营业收入同比大增165.88%,净利润同比大增255.27%。从这一年开始,上海莱士迎来了业绩高速增长期,并由此开始走向“神坛”。

  2014年,在收购的邦和药业改名为郑州莱士之后,上海莱士以47.5亿元的高价收购了同路生物89.77%的股份。2014年上海莱士净利润为5.10亿元。尽管同路生物在当时还未能为上海莱士带来可观利润,但上一年收购的郑州莱士纳入合并报表后,使上海莱士整体业绩大幅提升,净利润已占到公司合并净利润的31.69%,此外,公司当年参与兴业信托计划实现盈利2471.31万元,这都让上海莱士尝到甜头。2015年,其归属净利润增幅达182%。

  好景不长,上海莱士子公司郑州莱士、同路生物的业绩承诺从2015年开始接连失约。

  按照业绩承诺,郑州莱士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应当分别实现净利润1.05亿元、1.34亿元和1.71亿元,但在2015年、2016年,郑州莱士实际完成净利润为1.17亿元和1.45亿元。在业绩承诺期过后,郑州莱士2017年实现净利润1.11亿元,较上年同比下滑23.45%。

  按照同路生物的业绩承诺,公司应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达到2.81亿元、3.68亿元、4.8亿元,但公司在2016年实现4.7亿元净利润,业绩承诺期过后,公司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79%。

  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其商誉余额为57.07亿元。上海莱士公司因并购郑州莱士和同路生物而形成商誉14.82亿元和39.36亿元,至今只有几百万元的减值。

  业绩压力下的收购,“股神”去年以来炒股巨亏

  上海莱士可谓“成也股票,败也股票”。在2015年股灾中,上海莱士股价不跌反涨,从年初的45元开始,到6月底股灾时维持在60元,随后一路上涨至8月中旬的最高点94.5元,公司名噪一时。

  在2015年、2016年期间,上海莱士的两家子公司先后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公司业绩高增长从哪里来?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其两年炒股收益合计超过16亿元,支撑了上海莱士的业绩增长,也让公司一度被称为“股神”。

  登高跌重,到了2017年,由于股票价格波动,上海莱士的投资收益相比之前大幅下降至1.43亿元,同时,受到“两票制”的影响,上海莱士营业收入同比降17.13%,归属净利润下滑48.19%。

  今年上海莱士炒股再遇巨亏。今年8月21日,上海莱士发布2018年上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产生亏损8.47亿元,同比减少219.51%。

  上海莱士买卖的股票正是前几年就开始持有的万丰奥威和兴源环境,分别在上半年亏损8.14亿元、5.66亿元。上海莱士称,由于证券投资业务受市场波动影响,持有和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而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和投资收益合计-13.7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7.69亿元,导致2018年半年度业绩亏损。

  三季报,公司归属净利润亏损12.9亿。三季报显示,今年以来上海莱士股票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8.96亿元。

  今年宣布收购泰邦生物股份,被对方“打脸”

  曾经依靠并购重组实现业绩增长的上海莱士,也再度宣布重组。

  2017年4月21日,同方股份和上海莱士正式停牌筹划重组。7月21日,同方股份确认拟收购标的为上海莱士29.9%的股份;交易对象为上海莱士的两个控股股东:科瑞天诚、莱士中国。

  这次“清华系”与血液巨头的重组未能成功。9月14日,双方同时宣布,由于未能获得相关主管部门的认可或同意,本次重组终止。

  进入2018年,上海莱士仍旧意欲重组,却又陷入尴尬境地。今年5月23日,上海莱士公告称,拟以3.29亿元收购同为上市公司的泰邦生物9.90%的股份。但是泰邦生物立即回应称,对这一收购计划毫不知情,也没有业务合作的意向。上海莱士发布公告澄清,不会通过本次交易寻求泰邦生物董事会席位,但随后不久,泰邦生物仍然公开称上海莱士宣布股权收购是商业炒作手法。

  对于此次近400亿的收购,公司公告称,本次重组方案仍在不断商讨、论证过程中,交易方式及标的资产涉及的相关事项尚未最终确定,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尚存在不确定性。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上半年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2.39亿元。

  近7成股份已被两大股东质押

  实际上,“股神”上海莱士早在上市之前就已经经营多年,背后更是不乏资本运作高手。1988年,上海莱士由越南人黄凯创立;2004年,科瑞集团投资上海莱士,与莱士中国一起成为上海莱士的控股股东;2008年,上海莱士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截至今年9月30日,上海莱士的前两大股东仍为科瑞集团和莱士中国。但是,上述两名股东都将上海莱士相当一部分的股权进行了质押。

  公告显示,截至今年10月10日,莱士中国共持有上海莱士30.34%的股份,莱士中国质押所持上海莱士股份在总股本中占比为29.36%,莱士中国一致行动人合计质押股份在总股本中占比33.90%。

  与此同时,科瑞天诚共持有上海莱士32.07%的股份,质押所持股份在总股本中占比30.36%,一致行动人合计质押股份在总股本中占比35.12%。

  初步计算可知,两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已经将上海莱士69.02%的股份进行质押。

  而根据数据显示,在主营产品包括血液制品的9家上市公司中,上海莱士的公司出质人累计质押比例合计达到94.76%,位居第一位,超过博雅生物的84.04%和沃森生物的61.30%。

  上海莱士创始人黄凯白手起家的故事广为人知,科瑞集团背后操盘手郑跃文也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根据科瑞集团官网介绍,1992年,郑跃文等人共同创办科瑞公司,这家投资公司重点投资制造、地产、资源、金融等行业,自成立至今,旗下已诞生6家上市公司,包括平高电气、烟台安德利、上海莱士等。

  值得一提的是,郑跃文甚至凭借投资上海莱士,在2015年公司股价大涨时一度跃居《2015年胡润医药富豪榜》榜首,由此成为我国第三位中国医药首富。

  相关报道>>>

上海莱士抛“天价”海外并购计划 拟391亿买两血液检测与制品公司

史上最大医药并购案即将诞生!上海莱士近400亿海外“采血”

上海莱士拟启动近400亿元跨境并购 加码血液产业链布局

(文章来源:新京报)


其他上市公司董事长信息

惠天热电000692董事长:李久旭

兰州黄河000929董事长:杨世江

欧派家居603833董事长:姚良松

中通客车000957董事长:李树朋

东音股份002793董事长:方秀宝

中珠医疗600568董事长:许德来

醋化股份603968董事长:庆九

国祯环保300388董事长:王颖哲

云铝股份000807董事长:许波

圣达生物603079董事长:洪爱

齐峰新材002521董事长:李学峰

天晟新材300169董事长:吴海宙

积成电子002339董事长:杨志强

兄弟科技002562董事长:钱志达

奥联电子300585董事长:刘军胜

力生制药002393董事长:齐铁栓

润欣科技300493董事长:郎晓刚

丰乐种业000713董事长:杨林

福成股份600965董事长:李高生

数字政通300075董事长:吴强华

以上就是本文为您提供惠天热电董事长是谁?上海莱士董事长李久旭简历信息。


参考资料:上海莱士股票  上海莱士上市时间  沈阳股票开户  沈河上市公司名单  上海莱士董事长  上海莱士股票诊断  

上海莱士董事长简历 https://www.shiyouzj.com/gupiao/45344.shtml
https://www.shiyouzj.com
002252股票     002252     上海莱士高层领导    



热门股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