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之家- 哈哈儿童网: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富阳 绿城 银湖 2018

哈哈儿童网: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哈童上海升学(ID:hatong-shsx)致力于提供上海入园、幼升小、小升初、中考、高考的内幕消息、最新资讯和相关政策,为家长提供全方位的升学指南服务,祝孩子们升学顺利


入学人口剪刀差、公民同招、中考改革......在人口结构波动和学校共同作用下,未来学校格局愈发扑朔迷离,2018年,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竞争最激烈的一年。

1

人口结构波动和学校共同作用下,

2018年或成为上海入学最难一年

全国范围内来看,人口出生的顶在1987年,而底在2006年。

自1987年至2006年,新生人口呈现逐步下跌的情况,2006年全国出生人口仅为1585万人,之后呈现缓慢回升趋势,增至2017年1723万人, 2006年以后至今每年出生人口回升了200-300万人。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1上海小学入学人口显著增长,且未来仍会继续创新高,竞争激烈

近年来,80年代婴儿潮的回声潮+上海移民涌入两方面的影响,使得上海新生人口增长幅度惊人(常住出生人口),2000年上海新出生人口为8.53万人,这个数字,到2017年,增长到了19.7万人,17年间,增长幅度达到了惊人的132%,是2000年出生人口的2.3倍。与此同时,学校数量却没有显著的增长,一定程度上为学校的承载能力带来压力,这个缺口在下文我们会仔细论述。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伴随着出生人口的提升+外来移民入学,上海的小学生入学数量也呈现出来显著增长的趋势,小学生入学人数,从2000年的10万人,增加到2016年的16.08万,其中2013年小学入学人数达18.10万人,近十余年来,小学入学人数增长了50%-80%。

而根据上图出生人口分析来看,2016-2017年入学人数大多为2010-2011年出生的,实际上2010-2011年是上海市出生人口的一个低谷,从趋势来看,未来2-5年,小学入学人数有望持续创新高,增长幅度或达20%-30%。小学入学的竞争,在未来2-5年间,会更加激烈。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2入学人数激增,学校数量却没有显著增长

入学人数激增,学校数量却没有显著增长,小学数量由2000年的1000余所,减少到2016年的750余所,且自2009年以来,小学数量就停止了增长,近7年来,小学数量均在750所左右。

激增的入学人数和没有增长的学校数量,带来了两个影响,一是单个学校越来越拥挤,承载学生越来越多,二是因为入学资源紧缺,入学竞争日趋激烈,部分学生以各种方式离开了上海教育体系(包括出国,国内教育移民等)。可以肯定的是,上海小学入学资源愈发紧缺,竞争激烈。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小学入学人数的增长势必会带来初中入学人数的增长,而据目前的已知初中数量来看,步入2000年以来,上海初中数量没有增长,所以小升初的竞争势必愈演愈烈。所以待到一定时机,初中的扩建是必须的,而民办资本在其中,必定扮演着重要的地位。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3初中入学人数缺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小初剪刀差”持续扩大

就目前来说,上海小学生入学人数迅速增长,但是初中入学人数却呈现了持续下滑的趋势。

初中入学人数,由2000年的18.62万,下降到2016年的12.53万人。而小学毕业生的数量,2008年以来,却是在持续增长的,由2008年的10.44万,提升到2016年的14.69万人,这就是前文提到的对未来上海初中承载能力带来了巨大压力。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小初剪刀差”逐渐形成,且呈现越来越大的趋势:

①小学毕业人数,已经和初中入学人数有了缺口,2009年开始,上海市的小学毕业生人数,已经多于了初中入学学生的数量,至2016年小学毕业生多于初中入学人数达2.16万人。这意味着,有2.16万上海小学的毕业生,采取了其他方式(如出国,中学移民等),并未选择升入上海的初中。

②2013年,小学入学人数,比初中入学人数多6.08万人。这个“入学生剪刀差”,给上海初中承载能力带来很大压力。我们认为,“小初剪刀差”,体现出上海入学人口激增给当地学校承载能力的压力,未来,从总量来说,上海市学校的入学人数会持续增长,对于学校的承载能力要求逐渐提升,另一方面,现有学校的竞争将变得更为激烈。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42018年成为升学竞争压力最强的一年!

上海新生儿户籍人口比例约58%,以这个比例进行未来预测。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以2016年的数据测算,上海小学平均每所学校在校人数约1050人,在保证教学质量的基础上,我们认为这个数字是稳定的,即每所学校的容量1050人。而小学数量数量,我们按照“现有学校数量”(因为最近7年,小学数量没有显著增长),为754所,按这个数据来测算普通小学的承载能力。并按此前出生人口的数据,向之后推小学入学适龄儿童人数(未考虑外地插班生),并根据现在小学人数,加上预测入学人数,减去预测毕业生人数,得到预测小学生在校数,得到2016年之后,小学承载能力约有5万人的缺口,至2020年,承载能力缺口扩大到约10万人。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以2016年的数据测算,上海初中每所学校在校人数约800人。初中数量近年来未有增长,若我们假设未来上海初中数量仍不增长,为540所左右,并根据现有小学毕业人数(实际上小学毕业人数已经略多于初中入学人数了),初中毕业人数,来预测初中在校人数,得到初中承载能力缺口或将于2018年开始显现,也就是说2018年开始因为供给和需求不平衡的竞争显露,2018年也成为截止至目前小升初竞争最为激烈的一年。至2020年承载能力缺口达到约18万人,我们判断未来上海中学是亟待扩容的。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5上海教育资源具体竞争状况

目前,上海较好的几所小学,其录取比例都已经降至10%以下。这是教育卖方市场竞争激烈的结果,竞争领域已由学生自身扩散到学生背景,包括成长家庭环境等。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2

公民同招可能会改变上海公办民办格局

2018年是实行“公民同招”政策的第一年,政策对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资源均衡问题、个人填报志愿、上学规划和学区房规划都将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这个政策将产生的影响包括:

①公办优质学校的竞争力增强,直接利好优质学区的学区房,优质的公办学校,由于不再作为“保底”的选择,会吸引更多优质学生。

②头部民办学校的竞争,相应有所缓解。经过这样同时招生的改变,部分风险偏好较低的家长,会放弃冲顶头部民办学校,直接去对口的公办学校。

③优质公办学校可能会出现其他招生筛选,但2018年第一年,很多人可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2018年优质公办学校的入学可能会是相对容易的(主要以学区房决定)。

④学区房或成最大受益标的。

对仍想选择民办学校的家长来说,需主要考虑以下两个方面:

(1)是否能接受试错成本。考不上民办学校,可能会被统筹到不太理想的学校,家长和孩子是否能承担该风险。

(2)孩子有多大把握考上民办学校。如果孩子被录取的可能性比较小,建议不要选择报考民办学校。

公办学校受财政等因素影响,扩张速度是远不及民办学校的,所以说民办学校的扩张实为势在必行。

3

2018沪中考改革,目的是均衡,

未来学校格局愈发扑朔迷离

2018年3月22日市教委公布了《上海市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

《实施意见》中主要提及两个重要内容:①考核内容变化。②选拔名额问题。

1

对升学的影响

①自主招生的名额大幅下降,其实是利好广大裸考学生的!因为其实自招,可操作空间更大。但是对于攻各种竞赛,自招的学生而言,可能是不利的。

②名额分配的比例大幅提升,以前也有名额分配,但是名额分配的数量是不透明的,现在名额分配的总量以较为透明的形式给了出来,政策意思非常的明显,就是去均衡各个初中,希望去削弱“超级初中”,而去扶持普通初中,缩小初中之间的差距。

③虽然高中名校裸考的非分配名额有所下降,但是分配名额相应也提升了,基本上就是一个政府“劫富济贫”的动作。由于名额的分配应该是更为均衡的,在“超级初中”里面的排名靠后的学生,反而是吃亏的,使得“鸡头”比“牛尾”享受的优势,强了好多倍。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2

对于学校格局的改变

2018,可能是上海幼升小、小升初最难的一年……

①民办超级学校会被削弱——如华育,兰生复旦这样的传统民办学校,会受到明显的削弱,因为这样的学校就是上面例子中的A学校,这种学校竞争本身过于激烈,但是分配到的名额可能并没有那么多,对学生升学名额来说,是不利的,不过学校本身的竞争环境还是较好。

②公办特色班&超级公办学校会被打击——对本身有选择学生的公办学校,如有特色班,特长生的学校,还有本身就选择性招生的初中学校,如上外附中初中,上实初中等,会受到名额上的压制,有负面影响。

③一部分所谓“菜中”,会迎来翻身机会。以前很多公办初中,被称为“菜场中学”,这些学校,因为本身在择校中处于弱势,常年出不了去上中,华二这些名校的学生,马太效应越来越弱,现在迎来了翻身的机会,因为有一部分名额就是分配给这些学校的,所以一些优秀学生怀着“只要到这种学校考到前列,就能上名高中,不要上华育&兰生复旦这些学校鸡血了”的想法,来到这些“菜中”,改善这些菜中的升学情况(以上为笔者小草的预测)

④国际学校&十二年一贯制学校不受或较少受影响,——如平和&协和&惠灵顿,他们的择校体系,本身就不对着国内的中考高考,是自成体系的。

⑤初中学校均衡程度会提升——超级初中被削弱,菜中被加强,整体来说,初中与初中之间的差距会缩小,广大家长可能会更加考虑地理位置及同伴效应的因素。

⑥对于培训机构的影响——在上海地区,针对小学&初中的培训机构,主要就是针对幼升小,小升初的自主招生培训,而中考改革会使得初中均衡度提升,可能会使得择校重要度降低,在沪初中小学培训机构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⑦沪整体小学初中:依然供不应求——上海整体小学初中,依然供不应求,只是原来有些招录比1:25的学校,可能会变成1:10,原来有些1:2的学校,可能会变成1:3,但是不会出现1:1以下的情况,上海小学初中依然供不应求。

3

对于一贯制学校的影响

由于在此次中考改革制度下“超级”民办中学和好的公办中学受名额分配影响都有被削弱,很多家长一方面苦于想冲好的学校,一方面又困于名额分配带来的“不确定性”和择校方面的各种麻烦。而十二年一贯制学校可以解决中小学在教育教学上衔接过渡难题,优化中小学布局,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实现教育均衡化,从而减轻家长和孩子在升学择校上的忧虑。在剧烈波动的教育政策下,一贯制学校或许是好的避险选择。



本文授权转载自:小草消费升级研究,有删改。




本文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